三青糖

没了那层像钻石一样的结晶,树枝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树枝。


碎碎念

       这感觉太难受, 就像是以前去医院挂水,穿着白色衣服的小护士准备把针扎进我手背上的青色血管时, 我脚底发凉,全身上下都是紧绷的 ,脑子里像是填满了浆糊,我用我仅存的一点点理智紧盯着小护士手里的那根针管计算着在针管扎进我皮肉之前的那点少的可怜的时间。